当前位置:文化传承 >> 内容显示

依稀梦里曾回首(散文)/谢素军
发布时间 2017-08-31

 

依稀梦里曾回首

/谢素军

 

一、今宵梦醒何处?大仰湖畔、细雨茫茫。

一种感动掠过景宁的天空,灵魂在孤独中长出翅膀。面对逝者如斯的河流,岁月灵动,一片落叶从草丛中划过,在季节深处,沧桑在风雨中为绿树欢唱。

一种豪情为矗立的凤凰奔放,在布满阳光的大道上,高楼倒影,风雨中纹丝不动,一曲高歌用骨的声音呤唱。我深入血骨里的孤傲,奋起直追,用敬仰的目光扑捉封金山的一杆步枪。怀着骄傲的自信倾听历史的钟声,用血的灵魂告慰先烈的忠诚。

虔诚在默默中祭奠那化尘的硝烟,熟透的思念滋养着一茬又一茬旺盛的青春,一条扇龙门避开历史的迷茫,在正义中闪烁。走进景宁,就走进畲族——一种生命之门、热情而执著的未来,尽是年轻的笑容。是谁在坚硬的骨血里荡漾?与岁月同行,景宁,是一种沉淀,更是一种高度。

二、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乘着‘畲山风’的音符,世纪冰川的诗章如炊烟般离家出走,民族的故事开始生动。

从猫儿山中找到一种慰藉,成就了缠绵徘恻的相思,是什么为石将军呐喊助威?一行文字,人杰地灵,青山是景宁的母亲,绿水孕育了思维。

在沉默中敬仰每一尾韵母,引来了无数行矫健的词句,那是畲族儿女用思想凝结的诗篇。走进景宁就是走进一种民俗的深处,大山在呼声中靠近,在遥望的岁月里,景宁处处是风景。

一道阳光撒满青山,在草坪露上泛起阳光的涟漪,我的心与景宁一起生长,在青山下开成了一朵朵浅黄的野菊。

三、草色烟光往昔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大道无痕,苍穹并非唯一的归宿,历史太过遥远,很多日子,不敢高声语,时光的睿智穿过季节,以鸟儿游飞春天的姿势,借一春湖水,舞蹈成乐满地乐园,重新成群结队,日出江花,仰望天空一碧如水,蔚蓝一缕畲乡的气息。

崇山峻岭、茂林修竹、清流急、映带左右,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呼一声山哈追忆一种虔诚,思想像一个巨大的火炉,想在冬天来临之时,溅出理性的火花,温暖一地新园。

四、万般柔情,但遗梦,脉脉同谁语?

秋日的景宁,期待着一场雨的清晨,冲洗栅栏的污垢,纯洁飘落的花香,呼一口新鲜空气,仰天长笑,拿起一支钢笔,书写人生的真谛。

秋日的景宁,风姿卓越,在抵达山巅的时候,已经过时间的洗礼,为木当作松,为草当作兰。

车流马喧的日子,像一个梦,遥远而又贴近,清晰而又蒙胧,不见尘嚣,拒绝闹市。回味峥嵘岁月,景宁是最鲜活的记忆,不妨细细咀嚼。

 

    作者简介:

    姓名:谢素军

    名族:母亲畲族,含畲族成分

   

[ 点击数:] [打印本网页] [关闭本窗口]
 

版权所有:畲族文化总部   技术支持:全景看

建议IE8.0,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效果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