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文化传承 >> 内容显示

​我有畲族同学叫山哈(散文)/东永学(土族)
发布时间 2017-08-31

 

我有畲族同学叫山哈

——记我的鲁院同学钟一林

东永学(土族)

我的电脑里保存着20099月到12月低的四个月的很多照片,打开这些照片,看到自己在北京鲁迅文学院以及很多皇城景点,还有上海、山东泰山、浙江绍兴等地的留影,就想起了分别五年多的同学——钟一林。

钟一林同学是畲族,居住浙江杭州,是畲族作家,也是一名有名的摄影家。在鲁院一起学习生活的四个月里,他一直为大家服务,我们走到哪里,他都背着一个大包,里面是他的照相器材,至少有两个照相机。今天想起他的时候,仿佛看到钟一林又拿着相机跑在前面给同学们抢拍镜头,或者在一个活动上忙着抓拍一些有纪念意义的镜头。

钟一林同学笔名“山哈”,后来才知道这是畲族人的自称,意为住在山里的客户,传说畲族的祖籍是广东潮州,后来迁居福建福安、浙江景宁等地之后有了这个称呼。

2009年,因为参加有全国55个少数民族作家参加的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学习,我开始对很多少数民族的民俗文化有了更多的关注,试想着能从一些民族的宗教信仰、习俗、服饰、禁忌等方面找出我自己民族的根,有如此想法的时候,我从畲族的习俗里就发现了我们共同的一种习俗,就是畲族同胞们也不吃狗肉。

我们土族不吃狗肉,原因是土族先民是游牧民族,我们的先祖们在长期的游牧生活中离不开狗的帮助。狗照看羊群,打猎、守夜,是主人的好帮手,慢慢地狗变成了家庭成员之一。土族人忌讳骂人是狗,也忌讳别人打自己家的狗,习惯说:打狗要看主人面。因为有这种感情存在,也就认为吃狗肉如同吃自己同胞兄弟的肉  

但是畲族是以狗作为图腾的民族,这是流传在畲族人当中的一个传说作为依据的。相传在远古的时候,一位皇帝与敌国打仗,他许下诺言说:谁能获取敌方国王的首级,他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为妻。一条名为盘瓠的狗依靠自己的能叼来了敌国国王的头,最后带走公主。这条名盘瓠的狗,带着公主来到中国南方山区,他变成人形,与公主生儿育女。他们的后代分为两支,在东边居住的一支就是今天的畲族所以现在畲族敬奉狗为本民族的图腾。

这是我和钟一林以前不曾研讨的问题,那时候我们过多的谈论的是文学,钟一林比我们忙,原因是当时班级活动多,他几乎天天在拍照,晚上还要整理那些照片,他又是个特认真的人,我从他传给我的照片,还有为班级活动做出来的一些东西里看出他是一个标准的追求完美的人,他的散文字字珠玑,他的摄影张张堪称经典,就是他的性格决定的。

说到鲁院四个月的生活,不得不说酒,因为我和西藏的次仁罗布、多布杰,甘肃的达隆东智四个人因为爱聚在一起喝酒,鲁院的老师同学们称为四大酒鬼。现在想想,钟一林很少喝酒,也没见他喝醉过,看畲族民俗文化发现,这可能跟畲族兄弟们喝的酒有关,他们习惯喝米酒和清酒,这些酒度数低,不太伤人,只要把握住度可能很少醉人,不像青藏高原上的五六十度的青稞酒,喝了就让人晕头转向。

是的,后来有一次钟一林到青海来领一个文学奖,那一次他喝醉了,可能是高原反应,也可能是青稞酒的厉害,因为是分别之后的第一次见面,他喝的踏实,我再一次看出了他的实诚,那次相聚给我们的同学情又加了一个砝码。

山哈同学做事认真,写文章追求精致,搞摄影也是完美主义者,做到这一切归功于他是一个热心人。回头想想,在鲁院四个月,他忙着组织班里的事情,大小活动中忙着给大家拍照。结业以后,他一直管理着我们的文学园地——“鲁十二家园”的博客,时刻注意着同学们的文学动态,及时发表同学们的优秀文章,更新信息,使我们能千里之外了解同学们的近况;之后又建立同学QQ群、微信群,只为了同学之间更方便联系,为了鲁十二的友谊链条不会断裂。

写到这,想给山哈同学端上一盏茶说声“谢谢”,又感觉自己太矫情,此时想到了畲族和土族不同的敬茶习俗。

畲族人家有客人到家,也要先敬茶,但畲族一般要喝两道茶,客人只要接过主人的茶,就必须喝第二碗。还有说法:一碗苦,两碗补,三碗洗洗嘴。也就是说习惯喝两碗或两杯,喝多了可能要笑话。这跟土族的一句俗谚有些相似,土族人喜欢说:一碗是客人,两碗是肚子饿了,三碗是牛。这不是说喝茶,是说吃饭,说去做客的时候吃饭要少吃,不能让人家笑话。

土族人敬酒的时候一般是敬三杯,敬茶没有几碗、几杯的说法,倒是根据主人家的条件和客人的身份,茶有一定的区别。一般来客端上的是清茶,尊贵一些的客人的清茶里加上牛奶熬成奶茶,最尊贵的客人来了,比如娘舅之类,那就会在奶茶里放一块酥油,如果主人端上了酥油茶,客人也知道自己得到了最好的礼遇。

我看《全国少数民族习俗大全》一书,看到畲族婚礼和土族婚礼一样别具情趣,比如新郎去迎亲,岳丈家招待就餐时,餐桌上不陈一物,必须要新郎一一指名用歌声唱出来,如:要筷子则唱《筷歌》,要酒则唱《酒歌》,其时大厨也要以歌相和,需要物品才会应声而出。

土族婚礼也是歌舞相伴,但新郎新娘没有歌舞的机会,是男方家的娶亲人,女方家的女客们,还有喜客们昼夜歌舞欢闹。

畲族的编织工艺最受赞誉的是彩带和竹编。彩带即花腰带,又称合手巾带。畲族姑娘从五六岁起,就跟着母亲学习编织彩带,彩带精致的程度,是衡量姑娘心灵手巧的重要标准。姑娘定婚时,在送给男方的回礼中,必须得有亲手织的彩带。

土族姑娘不会编彩带,但会用五彩丝线绣织花腰带。畲族和土族姑娘从五六岁开始学习女红的习俗一模一样,只不过所用的材料不一样,手法不一样,姑娘给自己的意中人送一条亲手做的花腰带,这都是表达爱意的最好方式。

钟一林同学有没有珍爱的一条花腰带我没问过,只不过我真有一条自己的花腰带,绣的花是孔雀戏牡丹的图案,是初恋的土族女孩送我的,一直珍藏到现在。

 

作者简介:

东永学,土族,青海人,系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青海省作家协会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十二届少数民族作家高研班学员。300多篇作品发表于《人民日报》、《华夏散文》、《中华散文》、《西藏文学》、《时代文学》、《青海湖》等省内外各类报刊上;有作品入选20多种文学作品选;出版个人文集《土族》、《五彩互助》。

[ 点击数:] [打印本网页] [关闭本窗口]
 

版权所有:畲族文化总部   技术支持:全景看

建议IE8.0,1024×768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网站效果更佳